微信搜索dzkbdhw(點擊複制)關注官方公衆號

------該詩句摘自唐代詩人李白的《妾薄命

漢帝重阿嬌,貯之黃金屋。
咳唾落九天,隨風生珠玉。
寵極愛還歇,妒深情卻疏。
長門一步地,不肯暫回車。
雨落不上天,水覆難再收。
君情與妾意,各自東西流。
昔日芙蓉花,今成斷根草。
以色事他人,能得幾時好。


鑒賞
  這首五言古詩《妾薄命》是唐代大詩人李白的作品。此詩“依題立義”,通過敘述陳皇後阿嬌由得寵到失寵之事,揭示了封建社會中婦女以色事人,色衰而愛弛的悲劇命運。
  這首五言古詩《妾薄命》属樂府雜曲歌辭。李白的這首《妾薄命》通過對漢武帝皇後陳阿嬌逃脫不了色衰而愛馳的悲慘終局的描寫,表達了一種悲憫,悲憫當中又有一種啓示。
  全詩十六句,每四句基本爲一個層次。詩的前四句,先寫阿嬌的受寵,而從“金屋藏嬌”寫起,欲抑先揚,以反襯失寵後的冷落。據《漢武故事》記載:漢武帝劉徹数岁时,他的姑母长公主问他:“儿欲得妇否?”指左右长御百余人,皆曰:“不用。”最后指其女阿娇问:“阿娇好否?”劉徹笑曰:“好!若得阿娇作妇,当作金屋贮之。”劉徹即位后,阿娇做了皇后,也曾宠极一时。诗中用“咳唾落九天,随生珠玉”兩句誇張的詩句,形象地描繪出阿嬌受寵時的氣焰之盛,真是炙手可熱,不可一世。但是,好景不長。從“寵極愛還歇”以下四句,筆鋒一轉,描寫阿嬌的失寵,俯仰之間,筆底翻出波瀾。嬌妒的陳皇後,爲了“奪寵”,曾做了種種努力,她重金聘請司馬相如寫《長門賦》,“但願君恩顧妾深,豈惜黃金買詞賦”李白《白頭吟》;又曾用女巫楚服的法術,“令上意回”。前者沒有收到多大的效果,後者反因此得罪,後來成了“廢皇後”,幽居于長門宮內,雖與皇帝相隔一步之遠,但咫尺天涯,宮車不肯暫回。“雨落不上天”以下四句,用形象的比喻,极言“令上意回”之不可能,与《白頭吟》所谓“东流不作西归水”、“覆水再收岂满杯”词旨相同。最后四句交代其中原因。
  詩人用比興的手法,形象地揭示出這樣一條規律:“昔日芙蓉花今成斷根草以色事他人能得幾時好?”這發人深省的詩句,是一篇之警策,它對以色取人者進行了諷刺,同時對“以色事人”而暫時得寵者,也是一個警告。詩人用比喻來說理,用比興來議論,充分發揮形象思維的特點和比興的作用,不去說理,勝似說理,不去議論,而又高于議論,頗得理趣。由此可知靠美色取悅與皇上不能得到多少好處。愛是應該有距離的,不能距離爲零,否則物極必反。
  這首诗语言质朴自然,气韵天成,比喻贴切,对比鲜明,得宠与失宠相比,“芙蓉花”与“断根草”相比,比中见义。全诗半是比拟,从比中得出结论:“以色事他人,能得幾時好”,显得自然而又奇警,自然得如水到渠成,瓜熟蒂落,奇警处,读之让人惊心动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