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搜索dzkbdhw(點擊複制)關注官方公衆號

------該詩句摘自唐代詩人李商隱的《贈荷花

世間花葉不相倫,花入金盆葉作塵。
惟有綠荷紅菡萏,卷舒開合任天真。
此花此叶常相映,翠減紅衰愁殺人。(常相映 一作:长相映)


賞析
  詩的前兩句寫花與葉的兩種不同命運。世上的花與葉,本是同根生,同枝長,花兒萬紫千紅,千姿百態,各自與衆不同而獨具芳馨。一旦被慧眼識中。便移栽金盆,倍受呵護。但綠葉卻受到遺棄,飄零落地,在淒中化作尘土。花入盆,叶作尘,这是世间花和叶的各自的命运。这两句总寫花的万幸和叶的不幸,以它们的“不相伦”反映出荷花独特品质的可贵。
  “惟有”二字,同中取异,以下四句,全承它而来,转写荷叶的伸张卷曲,荷花的开放闭合,种种風姿,天然无饰。古人以荷花喻君子美德的很多,借荷花出淤泥而不染的特性,比喻和赞美高洁脱俗、不媚于世的卓然自主的品格。但这首诗,却吟咏了荷叶荷花“任天真”的品质,借以歌颂真诚而不虚伪的美德。“任天真”,既是寫花,又是写人。以花性写人性,立意新奇。
  最後兩句進一層寫荷花的“天真”之處。荷花的紅花綠葉,互照互映互襯。即使到了紅衰翠減、世人愁苦之時,仍然不相遺棄。如果說,前兩句寫荷花“任天真”,側重表現共榮;那麽,這兩句的“長相映”,則主要表現同衰。這四句詩互補互承,從正反兩方面完整地表現出荷花既能同榮、又能同衰的堅貞不渝的品質。
  李商隱一生不得志,只做過幾任小官。其主要原因不是他無才,而是沒有知己者的力薦。他生存在牛、李兩黨的夾縫之中,沒有信任,沒有依托,飽受奚落和排擠。這首詩歌頌荷花能榮衰相依,實則表達了自己渴求知己、尋覓政治依托的心聲。
  这首诗语言通俗浅近,寓意明显,表达直露,节奏明快,与李商隱很多诗歌的含蓄委婉不同,体现了他诗歌風格的多样性。
鑒賞
  詩一開頭,並沒有直接從荷花本身著筆,而是先從其他花卉的花與葉的關系寫起:“世間花葉不相倫花入金盆葉作塵。”“倫”,比並之意,世上的人對待花和葉是不一樣的,二者不能相提並論。人們對花特別偏愛,把它栽在金盆中以供觀賞,又倍加愛護,而花葉則聽任它“零落成泥碾作塵”(陸遊蔔算子·詠梅》)。同時,其他花卉的花與葉的關系也並不密切。如杏即先花而後葉,花開而葉未放,葉生而花凋落。桃花那麽鮮豔,但其葉也不與之般配,須得綠柳相映才更顯其美,故有“桃紅柳綠”之稱。“紅花雖好,還須綠葉扶持”。這種花葉相映之關是其他花卉不易具備的,只有荷花以此見長,所以詩人接下去便寫道:“惟有綠荷紅菡萏卷舒開合任天真。”《爾雅·釋》: “荷,芙蕖,其叶葭,其华菡萏, 《毛诗笺》云: ‘芙蕖之茎曰荷。”’《说文解字》;“荷未发为菡萏,已发为夫容(芙蓉)。”“惟有”,只有。这是诗人特别强调之语。“卷舒”指荷叶,“开合”指荷花,“任天真”即自然天成。在诗人眼中,只有荷花紅苞綠葉相配,完美無缺。荷葉之卷舒,荷花之開合,相互映襯,自然而然,美麗無比。
  開頭這四句,詩人是別具匠心的:他寫的不僅僅是花與葉的關系問題,而是有深意的。字面上這是一種對比,即拿荷花與其他花卉對比,突出荷花花葉相配、交相輝映的特殊美,更深一層的意思則是在表明他自己與女方是天造地設的一對,有如荷花的花與葉,可堪匹配,是天賜良緣。這樣,在詩人的筆下,他自己與對方的情事便被描繪、渲染得十分美妙,又如此自然、和諧。
詩的最後兩句,既寫出了詩人的期望,也寫出了詩人的隱憂:“此荷此葉常相映,翠減紅衰愁殺人。”首句是希望,明裏是說但願這美麗的荷花與那碧綠的荷葉長久共存、相互映襯、形影不離,實際的意思是期望女方同自己長相厮守,永不分離,白頭到老。後句是憂慮,字面上是憂慮荷葉減翠,紅花衰落,那時看起來太讓人傷感了。而實際上的意思則是一方面擔心時不我與。雙方年老色衰。但願青春常駐;但更深一層,則是擔心兩人的感情“變色”,出現意外的變故,如果出現那種情況,實在是不堪忍受的,簡直是愁死人了。所以,這是詩人在向情人表白心志,希望兩人都珍視愛情,永不變心。
  这首诗明里句句都是寫花。但实际上句句都是写人。借荷花表明自己的心曲。既说明自己与女方可堪匹配。是天生的一对儿;又表明了两人相配之美满;又表明了自己的心愿与忧虑。委婉含蓄,耐人寻味,在众多的詠物詩中實屬上乘之作。